朝阳市哪里算命特别准?_易经的秘密第三集作甚太极

易经的隐秘第三集作甚太极

据现代科学考证,地球是在宇宙大爆炸时降生的。而七千多年前的伏羲,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隐秘,他一画开天,代表宇宙中的一切,都是从一个整体中生发出来的。

太极图是后人凭据伏羲的阴阳八卦画出来的,也被称为阴阳图。那么太极这个词,是从何而来的呢?曾教授告诉我们,太极是孔子提出来的,它“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”,是宇宙万物万象配合的基因。那么,伏羲是怎么发现这个隐秘的?他又用了什么方式把这个隐秘记录下来?而太极的观点,对于我们现代人又有什么主要意义呢?

太极是我们异常熟悉的一个名词,这个词是从那里来的?是孔子说出来的。在孔子以前,没有人讲过什么是太极。由于孔子主张什么事情都要正名,要先把名定好,名正才气言顺,名不正就言不顺。孔子命名是很郑重的,不会自己爱怎么讲就怎么讲,过两天又改一个。我们看到,自从孔子把它命名为太极以后,两千五百多年来没有一小我私家改动它,就示意这个名字的的确确起得好。

什么叫太极?“太”由两部门组合而成,一部门是“大”,一部门是“丶”。“大”字不必说,那一点就代表“小”。以是太极告诉我们,大极了,而且又小极了。“其大无外”,大到没有外面,够大了吧?“其小无内”,小到找不到内里,够小了吧?孔子异常领会伏羲,他说天下上有件器械大到没有外面,小到没有内里,那叫什么呢?最后他就想到叫太极。这个名字起得好!

我们家内里有一小我私家,大的时刻异常大,小的时刻异常小,这小我私家就叫太太。你说太太大不大?有时刻她比谁都大,可是有时刻又比谁都小。以是当人家太太就要知道,该大的时刻才大,该小的时刻就要小。看到公公婆婆的时刻,她最小;关起门来只有丈夫的时刻,她最大这才是会做媳妇的人。该大不大,该小不小,巨细搞得一塌糊涂,这个媳妇就不称职。

通常有“太”的词都有类似的意思。太上皇大不大?谜底照样很难讲。天子敬重他,他就大;天子不甩他,他就小,谁都不会理他。太上皇有没有威严,讲话算不算数,完全取决于天子。太监也一样,你说太监是大照样小?李连英这个太监,除了慈禧有谁比他还大?然则有的太监却一辈子都是让人吆喝东吆喝西的。以是,以后碰着“太”这个字要稀奇小心,由于它小大由之。

用现代话来讲,太极就是宇宙一切一切配合生计的平台。这个大平台内里有两个部门,一个叫做阳的平台,一个叫做阴的平台。然则若是把阳跟阴脱离,就酿成两个平台了,那就合不起来了。以是阴阳一定要互动,有时刻阴到阳这边来,有时刻阳到阴那里去。只有更改才有生命,更改不居,才会生生不息。

孔子真正读懂了《易经》,以是他在为《易经》所作的传《十翼》(也称《易传》)中,用了一个十分准确的词来注释伏羲八卦,这就是太极。那么孔子的原话是怎么说的?太极的观点对于我们现代人认知宇宙,又有什么重大意义呢?

太极就是宇宙万物万象配合的基因。

《易经》的智慧 孔子在《易传》中说:“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。”这个“生”字用得异常巧妙,由于《易经》就是生生不息的一部经典,而且它果真“生”出许多经典来。西方人不太用“生”,而是用“分”。然则宇宙总该有一个配合的点吧?若是没有配合点的话,那所有器械都支解开来,怎么能够配合存在呢?动物跟植物有配合的地方,人跟动物有配合的地方,人跟石头也有配合的地方。这个配合的点,我们用现代的话讲叫做基因,而太极就是宇宙万物万象配合的基因。若是连一点配合的基因都没有,就绝对合不来,一定会分道扬镳,那样宇宙就盘据了。

但宇宙是个整体,不能能盘据。宇宙有动物、植物、矿物,林林总总的物质说都说不完,它们能够协调共处,条条有理,就是由于有着配合的因素。全天下的科学家都在找这个器械,最先找到了原子,于是就以为一切都是原子组成的,似乎很满足了。但这个结论很快被打破了,由于又发现原子内里另有更小的器械。

老子多高明,老子只讲三句话,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,以后就不讲了。“道生一”,道就是太极,太极就是两仪,一跟二是分不开的。西方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他们接纳一种“分”的态度,以是直到今天,都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器械。中国人用这个“生”字是很高明的。

宇宙只有一样器械,叫自然。我们从现在最先,讲到自然的时刻,不要加上“界”字。讲“自然界”就错了,由于自然没有界。国家有界,区域有界,讲植物界、动物界也可以,但自然是整全的器械,那里有界?若是自然再分界,就示意自然之外另有其余器械,那是不能能的。除了自然以外,没有任何器械是主宰!中国人很信赖天,由于天就是自然,而自然就是主宰。这一点我们要谢谢伏羲,由于这都是伏羲缔造出来的,以是我们现在要花一点时间,来探讨太极是怎么来的。

在宇宙中,除了自然之外,没有任何器械是主宰。

吉,就是顺乎自然;凶,就是不顺乎自然。

《易经》的智慧伏羲氏是个爱动脑子的人,他考察自然万象,发现太阳天天早晨从东方升起,到了薄暮一定从西方落下,而且天天云云,并不是喜悦就出来,不喜悦就不出来,或者突然哪一天从南方出来。他又考察到月亮有阴晴圆缺,海水有潮起潮落,树木有枯荣往复,于是想到宇宙万象是有一定纪律的,一切都不是瞎搅的。

老子讲:“道法自然。”这是异常主要的一句话,告诉我们判断是非时要知道,通常合乎自然的一定是对的,就算在眼下看起来纰谬,但终究是对的。我们对休咎的看法也要取法自然,不是说对自己好就是吉,对自己欠好就是凶,没有那回事。《易经》内里所讲的休咎,完全是以是否顺乎自然为尺度,吉就是顺乎自然,凶就是不顺乎自然。

可是休咎是会变的。刚刚最先的时刻以为异常好,以是就很愿意去做,做了才知道坏了。由于祸福无门,好与坏随时在变。看着很实的事情,一脚踩下去就落空了,这就叫变。所谓变,就是很难预料,若是一切都在掌控当中,何来什么变呢?然则变的当中有稳固的器械,以是变就是稳固,稳固就是变。

因祸得福,焉知非福,又焉知非祸?祸福都是事后才知道的,事前很难知道。我们每次都说“早知道”,早知道就是想不到。一小我私家总说“早知道”,这一辈子就都在“早知道”的悔恨中度过了。伏羲氏很难过的地方,就是他看到宇宙万象都在变,但他悟到这个变当中一定有一个稳固的器械,那就叫做纪律。以是做人一定要规行矩步,不能投机取巧。只有以稳固的纪律应对万变的福祸,才不至于每次都说“早知道”。

在这种熟悉之下,伏羲氏继续往下追究:若是太阳一天一个、一天一个,天天从东边升起,到底得有多少个太阳?是有那么多的太阳准备在那里吗?会有那么大的场所存放太阳吗?伏羲感到很新鲜,而且他发现天天的太阳都是一样的,于是就悟到:太阳只有一个,并没有两个。然则太阳天天从西边下去,怎么又会跑到东边呢?伏羲就想到,原来一切都是圆的。以是圆道周流、循环往复这些看法中国人老早就有了。

历史会重演,人会不断地犯同样的错误,除非你刹车,除非你改变,否则就会这样团团转、团团转,转一辈子。现在科学证实,所有的轨道都不是直线的,爱因斯坦告诉我们,连光线走的也不是直线,而是曲进的。

原理是直的,路永远是弯的。只会走直路是很难到达目的的,由于自然原本就是弯弯曲曲的。我们中国的大江大河都是由西起源,然后向东流,但没有一条是笔直入海的,由于那样我们就没有资源可用了。河流弯弯曲曲,有时流得很慢,有时流得很快,这样我们才有种种资源可以行使。山脉也不是笔直的,否则谁也爬不上去,它弯弯曲曲,这样人随着山势转来转去,逐步就上去了。

原理是直的,路永远是弯的。

《易经》的智慧天底下是没有直线的。若是有机会到海边去看,你会发现海平面也不是平的。这些《易经》里早讲过了,泰卦内里讲得很清晰,叫“无平不陂”。天底下所有的平,都是不平所造成的。随便哪一个湖,虽然湖面看上去很平,然则依然有起起伏伏的海浪。水面一旦平了就叫死水了,连鱼都养不活。

天底下没有一样器械是平的。同样一对怙恃,生下的小孩就是不一样。以是弟弟看哥哥,怎么看都不顺眼,他忿忿不平:你怎么比我高啊?我哪天多吃点饭,一定要比你高。《易经》告诉我们,人原本就不平等,我们后天只是只管让它公正而已,这才是相符自然的纪律。

伏羲氏通过仔细考察和认真思索,终于在宇宙的千变万化之中,找到了大自然的纪律和一种代表自然的气力,然则在谁人没有文字的远古时代,伏羲是用什么方式,把他的重大发现记录下来的呢?

伏羲氏看过这一切一切之后,他就想,应该用什么来示意这种宇宙自然的气力?于是,他仔细考察老百姓的一样平常生涯。一个小孩第一次出去打鱼,回来之后很喜悦,全家人要庆祝一下。那时没有文字,以是就拿根棍子做个记号,示意这是他打的鱼,下次再打到就再加一条。伏羲以为这个方式很好,以是就画了一道“”。这个“”是什么?就是代表宇宙一切一切自然的气力。我们就把它叫做一画开天(见图)。图

那一怎么会生二呢?一生二,是示意一是二生出来的,照样二是一生出来的呢?实在两句话都对。把“”不断地拉,拉到断了,就是“”;一看纰谬,再把“”接起来,就是“”。一原本就是二,二原本就是一,分那么清晰干什么呢?

我在伦敦念书的时刻,有一个同伙准备拿数学博士学位,好不容易快要考试了,只要答辩及格就能拿到博士学位。答辩的时刻,我们很体贴他,就去旁听。其中一个审查委员问他:“+到底等不即是?”他心想:我好歹是个快要拿到数学博士的人,怎么会问我这么简朴的问题,其中肯定有诈。于是他就站起,写了整整一黑板的数字,最后证实+不即是。数学是可以证实+不即是的。然则没有想到,谁人审查委员站起来说:“+就是即是。”然后我这个同伙就什么都没有了,读了七八年,什么都没有拿到。我那时就跟他讲:“你没有读《易经》,以是你拿不到博士学位,要是我,我准拿到了。”他说:“真的?”我说:“你不要泄气。我给你一个启发,你以后就知道怎么应对这种事情了。任何人问我,+是不是即是,我会回覆说+在正常的情形之下是即是的,然则在某些特殊的情形之下是不即是的,你若是让我证实+即是,我就证实给你看,你若是要我证实+不即是,我也证实给你看。他一定马上说不必了,学位自然就拿到了。”

天底下的事情没有绝对到不能连贯的,由于我们事前基本不知道对错,往往都是事后才知道的,这当中有太多的荆棘。

伏羲氏知道天下绝不是那么单纯的,以是他感觉到,太阳既然会从这边下去,又从那里上来,这其中一定是有两股气力,一股把太阳拉下去,一股把太阳拉上来。厥后他发现果真是这样,有一股气力把水拉上来,叫涨潮,就有一个气力把水退下去,叫退潮。水照样那些水,上来,这边多了那里少了,一退,这边少了那里又多了。以是伏羲就知道,光靠一种气力是不够的,于是他又把“”从中心折断,酿成两段,就酿成了“”。

伏羲最后是从人类的身体取得定案的。由于那时刻的人都不穿衣服,伏羲发现男子跟女人最大的区别,就在于生殖器的差异。男子的生殖器就像是一条线,它是阳的,而女人正好是阴的。男阳是“”,女阴是“”,这两个符号就确定了下来,今后没有改变过。天下上所有事情都是一阴一阳的更改,就是这么简朴的一个原理。

伏羲氏通过考察大自然,考察人类自身,一画开天,缔造出了代表阴阳的符号,又凭据阴阳合一,阴阳相对,阴阳互动的转变,缔造出了八卦。那么伏羲氏这些伟大的缔造,岂非仅仅是光凭着脑子想出来的吗?

一切一切都是想出来的。可是若是跟外国人讲“一切都是想出来的”,他听不懂。跟外国人一定要讲“一切都是人想出来的”,非把“人”字加上去不能。跟中国人就不必,只说“想出来的”就好,加个“人”我们反而会以为很新鲜:这个还用你说吗?天下上只有人会想,你还加“人”干什么呢?未免太小看我了!以是跟中国人讲话很简朴,说“倒杯茶来”,茶就倒来了;你跟老外讲“倒杯茶来”,他就问你:谁去倒?倒给谁?倒什么茶?什么时刻倒?用什么器械倒?等他问完,你已经渴死了。

孔子教学是从来不说清晰的,《论语》里都是一句话,没头没尾的,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,后面就不讲了。许多人把这句话注释为知道你就说“我知道”,不知道你就说“我不知道”。这样讲就太小看孔子了,若是真是这样,那整本《论语》不都是在讲空话吗?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的意思是说,就算你知道,若是问你的人不应知道,你也不能说你知道。要根据差别的人,给出差别的回覆。

我在孔子老家曲阜听过一个故事,真的假的我不知道,人人不妨先听听看。有一天,孔子的一个学生在门外扫地,来了一个客人问他:“你是谁啊?”他很自豪地说:“我是孔老先生的门生!”客人就说:“那太好了,我能不能讨教你一个问题?”学生很喜悦地说:“可以啊!”他心想:你大提要出什么新鲜的问题吧?客人问:“一年到底有几季啊?”学生心想:这种问题还用问吗?于是便回覆道:“春夏秋冬四序。”客人摇摇头说:“纰谬,一年只有三季。”“哎,你搞错了,四序!”“三季!”最后两小我私家争执不下,就决议赌博:若是是四序,客人向学生磕三个头,若是是三季,学生向客人磕三个头。孔子的学生心想自己这次赢定了,于是准备带客人去见先生孔子。正巧这时孔子从屋里走出来,学生上前问道:“先生,一年有几季呀?”孔子看了一眼客人,说:“一年有三季。”这个学生快吓昏了,可是他不敢马上问。客人马上说:“叩首叩首!”学生没办法,只好乖乖地磕了三个头。

客人走了以后,学生迫在眉睫地问孔子:“先生,一年明显有四序,您怎么说三季呢?”孔子说:“你没看到适才那小我私家全身都是绿的吗?他是蚂蚱,蚂蚱春天生,秋天就死了,他从来没见过冬天,你讲三季他会满足,你讲四序吵到晚上都讲不通。你吃点亏,磕三个头,无所谓。”

人人以为这个故事是真的照样假的?我希望人人不要说这是真的,也不要说这是假的,由于真假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我们要体贴的,是这个故事对我们有什么启示,考证是真是假,那是专家的事情,不是我们的事。这个故事不管是真照样假,对我们都异常管用。只要你会用,你可以多活十年!我有许多的同伙听我讲了这个故事以后,变得很开心,碰着我都跟我说,以前看到那些不讲理的人会生气,现在不会了,心想那是“三季人”,就不往心里去了。

对任何人,任何事情,当你要发脾气,当你情绪很不稳固的时刻,你就想那是“三季人”,是“三季人”做的事,马上就会心平气和了。这个天下上“三季人”太多了,越是不懂的人,讲话声音越大,说得更直接些,通常声音最大的人,往往就是最不懂的人。若是真的懂,讲话声音那么大干什么呢?

厥后我们读庄子的话,才明了“夏虫不能以语冰”(《庄子?秋水》)。你跟炎天的虫讲什么冰?那是你糊涂!那这不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吗?你若是问孔子,孔子一定说原本就这样,你见人不说人话,那不是鬼话连篇吗?万一有一天你真的碰着鬼,你不讲鬼话,又怎么相同呢?这绝对不是投机取巧,而是因时制宜。

阴阳图,也叫太极图,是后人凭据伏羲八卦图缔造出来的,那么阴阳和太极是不是一回事?阴阳和太极究竟是什么关系呢?

这里有一句话异常主要:阴阳都是太极转变而成的,阴阳离不开太极,太极也离不开阴阳。我们反反复复在讲这句话,就是由于许多人把它看成差别的器械,说这是阴,那是阳,这很糟糕。阴中有阳,阳中有阴,阳极就成阴,阴极就成阳,它是统一个器械在不停地转变。我们中国人可以用一句话,就把这么庞大的原理说清晰,这是高度难题的事情。一句话叫做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,一句话叫做“一分为二,二合为一”,一句话叫做“一就是二,二就是一”。

这个“一就是二,二就是一”要很小心地去明白,由于一就是二,并不是一即是二,这完全是不一样的意思。以是,最好的说法是“亦一亦二”,也是一,也是二,这样就对照周全一点。但我们现代人听到这种话都很火大,以为含含糊糊。那么叨教人人,宇宙有哪点是清清晰楚的?有谁能百分之百地告诉你明天一定出太阳?气象台有时刻都市预告错。气象台预告明天温度很高,于是你穿很少就出去了,效果回来就感冒了,你怪谁?机械异常周详,职员异常认真,丈量异常准确,以是一到生死关头,气象台都告诉你:明天晴,时多云,偶雨。你听了就会骂,但这能怪谁呢?由于天气原本就是转变无常的。既然认可一切都是转变无常的,为什么还要求“一定”呢?

你同时种三棵树,能保证它们会同样发展吗?就算是统一块土壤,就算是统一小我私家同样仔细培育,效果两棵树长起来,另外一棵却死了,你能怪谁?自然原本就是转变的。然则,转变的背后,有一个稳固的定理,谁人稳固的定理伏羲帮我们找出来了。我们信仰什么?信仰老天。我们动不动就说“老天爷”,全天下只有中国人跟天最亲。天是什么?天不是神,天不是天主,天就是自然。

一切合自然的,都是准确的,不合自然的,早晚一定是错误的。

《易经》的智慧动物是自然的一部门,不能脱离自然;人也是自然的一部门,同样不能脱离自然。以是我们现在获得一个很主要的尺度,要分辨哪个对哪个错,就看它合不合自然。一切合自然的都是准确的,不合自然的就算眼前是对的,早晚也是错的。

从现在最先,一切要把自然当做最高的判断准则。合乎自然的,你就放心去做。不合自然的是不是不做?不是。由于若是把做跟不做脱离来看,就不是懂《易经》的人了。《易经》是从来不脱离的,说不做就示意要稳重去做,而不是不做,《易经》从来没有不做这回事。

通常人工的,你都要思量合不合乎自然。然则注重自然并不排挤人工,这是异常主要的观点。一样平常的人照样用两分法思量问题,既然一切要纯自然的,人工的就所有不要了,这样岂不是连屋子都要拆掉了?社会不断进步,就会增添许多人工的器械。自然并不是维持现状,而是生生不息,日新又新,缔造又缔造。因此,我们在做人工的事情时,要很稳重,看它合不合自然。若是发现它有不相符自然的地方,要赶忙修改,抱持这种很郑重的态度才合理。

太极生两仪,万万不要把它脱离来看,说这个是太极,谁人是两仪。太极内里就有两仪,两仪是暂时脱离,它终究是要合在一起的,由于两仪是没有办法脱离的。

太极生两仪以后,转变无穷。以是我们接下来要花一点时间来探讨:太极怎么能够生两仪?八卦又从何而来呢?当这些基本功扎实以后,要领会《易经》的隐秘就很简朴了。若是一最先就叫你读卦,这个字不懂,谁人字念不出来,也不会注释,一念人家就笑你,怎么能学得下去呢?可是当人人把这些基本的原理都搞清晰了,往后就会很顺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