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市哪里算命特别准的大师_闲谈我研究八字算命的那些履历,真人真事(连载)

果真我这么一说,老尹就笑了笑道:“这样啊,那我借你吉言了。”

魏文清吵着也让我算,我瞅了他几眼,他照样遇朱紫的面相,他现在跟在尹先生身边学习,那尹先生无疑就是他的朱紫,以是我就对着魏文清道:“你只要随着尹先生好好学,保准你以后兴旺发达。”

魏文清白了我一眼,显然是以为我没好好算,尹先生则是旁边喜笑颜开,我那句话也是算是变相的褒奖尹先生了。

在这饭馆吃过饭,王文给我们放了半天假,说今天我和魏文清不用去店里,可以在市里转转。

王文此时也明了了,我找魏文清不是来他店里打工,而是暂住,过一两天我还要回县城,以是他也不好意思把我圈到他店内里,更何况,我也算是通过看相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详细是怎样的大忙,我不会去细问,这也是我们相卜这一行的礼貌,隐私是不能问的,我们只卖力指路,路的终点有啥,我们一样平常是不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