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盘水市哪里算命特别准?_八字算命论地支偏星指的就是偏官、偏财、偏印、劫财、伤官。女人八字中如果偏星多的话,胆子大,反叛心理强,难以驾驭。好奇心重,容易犯错。不喜欢被管束,对婚姻的态度没那么认真。专一观念比较淡薄,从不会忠于某人,最爱的是自己

《八字算命》说:地支与天干一静一动,形体周遭差别,但五行属性却是相同的,只不过五行所处之地差别而已。好比年有干支,月有干支.日时也有干支;它们的阴阳、轻重、刚柔不能混为一谈、现以月支为例,剖析地支的作用,以及它们的喜神忌煞。地支弄明了了,在掷中四柱中就可熟练运用了。

子是十二支的首位,属溪涧汪洋之水,是戊土生旺之地,但必须过了大雪节,一阳回复后才气生旺。子水为辛金所生;但也须在阳回水暖后才气天生。子为阴历十一月。子与午相冲害,与卯相刑害与申辰为三合。如申子辰齐全,就会合成水局,变为滔滔江海。

丑虽是十二月严冬,但天气渐转至二阳;丑中已土温暖,可以生育万物,丑中含有辛金,也不会深藏太久。丑见戌相刑,见未相冲,但如见库墓,刑冲也可为我所用,与巳西为三合,丑巴西合成金局。如人在丑月出生,而日时二柱多见水木,那么一定要远离巽离(风火)之地,遇土较吉。

寅为孟春,此时泰卦三阳掌权,丙火因此而生。寅巳相刑,已来合申成水局,寅木因水而旺茂,因此已合申为贵客临门;寅到卯则兴旺,到未为库墓,寅卯同类如家人。到午位为火光绚烂;有超凡入圣的美妙。若遇中,寅受申打击,有破禄伤身之凶。如掷中四柱火多,最怕南方的丁丙等火。

卯木为仲春,它长势兴隆,虽用金水助长,但也不能太过。如四柱天干有庚辛重迭泛起,地支不能再逢申西,怕金气过盛危险卯木;地支孩子同在;天干不能再见壬癸,怕水多漂流卵木。卵见酉相冲,卯木落叶,见亥未合局成木,卯木兴隆成林。如时日二柱多金气,大运之年走向西方金地,祸殃就会降生。

《八字算命》又说:辰土为季春,是水泥湿土,万物之根靠它培育生长。甲木到此虽然会枯萎,但另有乙木生气,壬水到此休息归墓(被土润化),但可转化为癸水;展见成为冲,却喜成可打破,库中吉物可以放出,但若有三个戌重迭相破,主不吉祥。日时二柱多见水木,且辰的大运走向西北金地,辰地就有败死的危险了。

巳为孟夏,这时已火更旺,四月已在乾卦,六阳当盛之时;巳为庚金寄生之地,已中又有戍土,所谓戊禄在巴。已见申相刑,若是掷中已中相刑而又与其余地支相合;相刑也就没有什么害处了;巴见亥相冲,如巴被亥打破,定会危险命主。如大运之年走向东南大雷之地,巳火就会加倍兴旺,有烧天烈焰的势头。

午为仲夏,这时火势正旺,五月午在天风始卦;一阴已生之时。庚金到此已经无力可施,巳到此为归禄(巴禄在午);午见申子相克,遇见寅戌,火势更猛。大运之年行到东南大雷之地,午火更兴旺,如行至西北水乡;午火就被制止囚禁,连容貌都消逝了。

未为季夏:这时阴气加深;火势渐弱。未中有乙木,有丁火,乙木克未土,为阴克阴,正是偏官,丁火生未土,为阴生阴;正是偏印,但未中不藏财、如没有亥卯来与未相合;未土形体难有转变,只能是一样平常的火土;如无丑来冲它;戌来刑它,那么库墓打不开,未里头的官印也就出不来了。若是柱中没有火,就怕行金水运,日时二柱多有严寒之气,因此较喜欢丙丁之地。这些喜忌神煞应该弄清楚,不能有丝毫误差。

中为盂秋,是玉水、戊土永生兴旺之地,遇巴午二火就会铸成剑戟,有防身击敌之用,遇子辰水库,剑戟经水磨励,加倍锐利;如掷中木多无火,金终究能取胜,若是多土,申金被潜匿,主凶祸。由于申是顽钝耐磨之金,跟温柔珠玉差别。

酉为仲秋八月,辛金色如白水清明。如掷中日时二柱多火,最怕大一运行至东方木地;如掷中日时二柱水旺,也怕大运行至南方火地。柱中遇见水,应该有用,大运却行至西北土地,岂不是无情绝义吗?巳酉丑三合为金,而且也是很坚硬锐利的;看来阴金并不都是象温柔珠玉一样脆润。

《八字算命》还说:戍为火库,所有钝铁钝金都要靠它磨炼成器。戌见辰相冲,壬水离库而出,雨露因此降生;偏见寅会化出两火,主命主有文章之才。火命人遇成就是归墓,这难道就能免于危险吗?

亥为坤卦六阴,这时一片雨雪,土到此不暖,金到此会生冷气。亥属水,象五湖归聚的地方,亥卵未三合为木。要知道天地和暖之处,只可从艮、震、具、离等处寻找。

五行所属,并非有着实的器械,五行的生死衰旺,也不过是借五行来说明而已。我们所做的只是说明五行属性的最初寄义和出处,如五阳为刚,五阴为柔之类。若是过了节令,身体褒弱,而且得不到较补,并不断地泄露元气,那么刚者失其为刚;若是正逢节令,身体强壮,遇事有别物辅助,那么柔者也还不失其柔。这其中又分木火为阳,金水为阴,它们都喜欢别物辅助;但总以中和为贵,太过或不及都不好。

六盘水市哪里算命特别准?_八字算命论地支
由于属相比较生动好记,人们常用属相来论两人是否合,认为属相相合就好,相冲相刑相害就不好。其实,一个人的属相在八字中是出生年的地支,只是八字中的一个字,用一个字来判定这两个八字是否合,实在过于片面。